互聯網的下一個風口——知識付費
  • 作者:admin
  • 爱彩票网平台:2018-03-08 10:55
  • 來源:未知

2016年當年,有知識付費意願的用戶達到近5000萬人,較往年上漲了3倍,到了2017年,用戶知識付費領域的總體經濟規模可達到300-500億元,全民知識付費意識普遍覺醒,因此也有學者將2016年定義爲“知識付費元年”。

如今,知識付費的習慣養成,已經成爲互聯網行業的重大變化。根據相關平台發布的報告顯示,以90後爲主的知識付費用戶已達到5000萬,預計今年知識付費的總體規模將達500億元。業內人士認爲,只有內容來源權威,用戶才會信賴。“信息爆炸時代,如果付費知識並沒有比免費知識高明很多,用戶是不會去花錢的。”

套用头条号铭远佰川智能科技的 问答来说:

知識付費

近两年,知識付費已被越来越多人接受,而市面上的知識付費产品也越来越多。去年以来,“分答”在国民老公王思聪的站台下,成为一款现象级产品;而得到app,也在罗振宇这个IP的加持下,轻松坐拥百万粉丝。而今,喜马拉雅、钛媒体、虎嗅、36氪、豆瓣等纷纷推出了自己的内容付费产品。知識付費,俨然成为一种潮流。

互联网知识从免费到付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知識付費之所以成为潮流,主要得益于经济发展后,人们对精神生活的需求,以及消费升级刺激下,越来越多的用户愿意为知识买单。此外,还包括互联网的普及,以及知识网红的出现……

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环境越来越浮躁,在知识中寻找精神依托,成为年轻人的不二选择。一大批媒体人抓住了大众的这个心理,投入内容创业,而内容变现的渠道,就是知識付費。说到知識付費的成功典型,莫过于罗振宇。他将逻辑思维定位为“爱智求真”,对于大批迷茫中的年轻人来讲,这正是他们所追求的。所以,罗胖几乎成为年轻人眼中智慧的化身,这也为“得到”积累了最原始的一批粉丝。

2016年,被称为“知识变现元年”,几乎每个月都有知識付費产品出现。很多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会是2016呢?其实,这跟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以及移动支付的普及有很大关系。当前,人们在追求小康的前提下,对生活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愿意为了精神愉悦而付出更多成本。而且,随着移动支付的流行,使买卖互联网知识成为可能。即使很多人还没有用过“分答”、“得到”这样的纯知識付費产品,但是总也在微信公众号上赞赏过。尊重体恤内容创业者的劳动,越来越成为大家的共识。

以前,获取知识都是靠书本,或老师等人的言传身教,然而随着互联网的风靡,以及电子产品的普及,获取知识的方式更加丰富多样。哪怕没有书本和老师,我们也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获取碎片化知识。知识越来越多,越来越杂,用户分辨也需要时间成本。所以,好的知识,即使要花钱,用户也愿意买,于是知識付費就产生了。

在信息大爆炸时代,内容创业的本质就是知识的商业化操作。对于一般人来说,这做起来非常难,然而对于具有巨大知识积累的知识网红来说,就有天然的优势。比如罗振宇,从视频读书到微信语音,从会员社群到电商业务,从跨年演讲到知識付費,他只用了4年多的时间。这除了他本身的知识积累,以及网红IP效应外,还离不开媒体的运营,以及各种营销策略。

“我們不是什麽媒體,我就是一個買賣人。”

——羅振宇

我始终认为,“为知识买单”,是对知识应有的尊重,也有利于知识产权的保护。越来越多的人为知識付費,会让内容创作者更加有动力。而用户通过付费,也能够享受更专业、更优质、更个性化的知识服务。所以,知識付費成为一种潮流,是天时、地利、人和使然。

从免费到付费,人们的阅读习惯以及阅读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目前,市面上的知識付費产品主要以语音问答、直播、短视频等形式表现,得到、分答、喜马拉雅以及豆瓣无不如此。除此之外,一款知識付費产品——「听说」,致力于为中小企业家、创客、白领提供丰富有价值的商业知识。

此前,中国青年报社调查显示,有63.6%的受访者支持为知識付費,可见,知識付費已经被大部分人所接受。知識付費的下一站,势必带来新一波知识学习的浪潮,以及围绕知识变现的商业机遇。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知識經濟會是下一個風口嗎?

“知識共享可以歸納爲三個階段。”黃國鋒說,“1.0階段是基于互聯網百科搜索的靜態知識獲取;2.0階段主要是像‘新浪愛問’、‘知乎’等知識交換社區;目前的3.0階段則是實時互動、知識變現的時期。”

目前,知识变现阶段的商业模式大致可分为两种。其一是平台或联合或独立作为原创知识生产者。行业内包括喜马拉雅、得到等平台直接生产相关知识产品;第二种是独立知識付費平台,类似知乎打造知识社区的概念。通过C端的互动完成生产、消费,平台从中抽取一定比例的收益。

“无论什么模式,目前知識付費领域有明显的粉丝经济特点。”分答联合创始人曾进说,“因为目前流量仍旧是关键因素,自带粉丝的网红、课程团队意味着可观的流量。”

在分答,紅人答主王思聰的收聽者超12萬。網紅編劇史航在自己的微博曬出了參與分答的部分截圖,上線回答沒多久,他通過回答相關問題的收入已達5萬多元。

“從生産者來看,不乏創造知識的動力。比如目前一些自媒體希望改變單一通過廣告盈利的模式,需要將知識固化爲産品。最終形成系統性課程並爲之尋找變現的平台。”曾進分析說。

“在需求端,高端人士的知识需求基本稳定,城市中产对生活技能和职场经验等方向的‘求知欲’又在提升。因此,知識付費的未来是可以期待的。同样由于需求和知识变现‘短平快’的特点,再生产的动力会不断涌现,因此目前的商业模式是可持续的。”黄国锋说。

上海禹闳资本执行合伙人唐荣汉表示,作为互联网行业的投资者,从2016年国内知識付費行业的发展状况,结合欧美发达国家巨大的知识产权贸易量来看,中国线上知識付費市场的确是片蓝海。

相反,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表示,传统意义上的收费咨询,比如医生、律师,都有了传统、成熟的商业模式。“现有的知識付費暂时未必是刚性需求,即使有刚性用户,规模可能也不够大,因此发展空间也许比较有限。”

知識經濟期待爆發

“从2016年到现在,知識付費经历了几波热潮表明这一领域仍在探索之中,从‘0’到‘1’的过程有挑战。”黄国锋说。

知識作爲商品具有特殊的屬性。産品的品質取決于知識的准確、專業等;傳播過程中知識産權的保護也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

對此,曾進表示,以分答爲例,目前平台已有一整套嚴格的認證、審核機制。“從源頭我們推廣的是經過審核、認證答主的知識,在終端平台也有語音過濾等管理措施。”

中國傳媒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劉文傑認爲,互聯網本身是盜版等侵權事件高發之地。用戶發布的知識作爲原創性智力成果和商業開發的産品應當在傳播過程中受到法律保護。“如何完善網絡環境中的智力成果保護,需要探索與互聯網媒介相適應的措施和形式。”劉文傑說。

除了防止监管真空和知识侵权之外,知識付費领域的深耕和收获还有赖于用户习惯的形成,即如何从“好奇”式的爆发转为“求知”式的习惯。

“与娱乐直播不同,知識付費的爆发有赖于用户习惯的养成。2017年对知識付費平台的挑战也在于如何通过优质的产品让流量稳定增长。从这个角度来说,优质资源的生产者还是缺乏的。”曾进说,“此外,分答认为知識付費平台要扮演的已经不再是商场门口‘发传单’、吸引流量的角色,而是真正在知识商品化后的产品推销员。2017年对知識付費来说,也许是一个爆发点,同样也是分水岭。”

当下的知識付費,很多时候只是披着知识外衣的粉丝经济。“60天学习,让你成为天才”、“急速提升课程,半年轻松撩老外”,迅速见效;附赠导师点评和社群互动,进了社群还能积攒人脉,简直买一送三。所谓知识,不过充当了和偶像之间深度交流的一种媒介而已。

而對于推動知識經濟興起的“小白中”,從細分市場在線培訓到付費社群,很多知識分享平台利用你們“自己思考不但浪費時間還可能犯錯,于是跟著各路大哥直奔高潮的求快抄捷徑”的心理進行收割,這時候的你學習了二手知識,爲內容創業者變現。

知識付費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坑很多,但应当看到,这波红利的滋生对社会是一个良好预告:知识价值正在回归,在各大平台的共同推动下,中国的知識付費商业模式正在成熟,未来知識付費会具备更多的想象空间。

盗得走知识盗不走行业价值,未来知識付費终将朝着更好的方向进化。人们对深度知识越来越渴求,同时却希望深度知识越来越浅显易懂,而在付费模式上面,可以看到未来知識付費正在迎来两大方向的变革。

其一,媒体业务、内容业务、教育业务三大板块将融合。在人们完全形成知識付費的习惯后,用户会慢慢的沉淀并变成知识消费社群。而知识社群的导向,可以是电商、可以是线下活动,可以是广告变现,但净值最高的变现一定是培训或者出版,因为知識付費维度太单一了,没有黏性,又是非标准品,因此一定会向着标准化程度高的行业发展,未来或催生集媒体、内容和教育培训为一体的行业。

其二,结合AI,知識付費将走向定制化道路。未来AI和大数据等先进信息技术得以结合后,丰富的信息载体和互联网创新技术会将用户的个性化知识需求与各行业的专家大牛以订制的形式连接在一起,实现“用传媒的方式赚教育的钱”,完成一次新的颠覆,甚至可以说“知识工作的自动化”几乎就是知識付費或者说是未来人类的方向。

总的来说,知識付費成为风口,预示着知识价值正在回归,无论对于生产者、消费者还是创业者,这都是一个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知識付費不同于出行或外卖行业“高频+刚需”的应用场景,知识交易的频率相对较低,但是个性化程度非常高,未来的竞争也许会很残酷,但用户是跟着内容走的,未来谁能时刻把握内容的制高点谁就能赢得先机。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百度立場。系作者授權百


在线预约 Online booking
微信服务号二维码
聯系我們 Contact US